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位置:杂志频道 > 《中国改革》 > 《中国改革》目录 > 《中国改革》总第326期
《中国改革》 总第326期 12月1日出版
本文来源于《中国改革》 2010年第12期 出版日期:2010-12-01
大趋势 Trends
专题 行政性垄断:中国经济难承之重
中央的“十二五”规划建议,为未来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定下了政策基调,其要点是从“国强”到“民富”的转变。这无疑抓住了现阶段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天则经济研究所“中国经济的市场竞争状况”报告,对中国经济的竞争(垄断)情况作了系统而深入的研究。本刊特刊出其主要成果,以期更加深入认识并推进中国的反垄断事业

[舒立对话]
香港大学教授许成钢:苏联解体廿年祭

杂志内容介绍
经济与金融Economy&Finance
联储的量化宽松与中国的通胀风险
黄益平
在现有的国内经济背景下,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就变成了中国新的通胀与泡沫的风险因素。对策有三:升值、加息并加强资本管制
阶梯定价不如实时定价
张昕竹
未来的电价改革仍存在巨大的改革空间。可以考虑的选择是,在阶梯定价中嵌入实时定价,让实时定价主要承担有效定价的使命,而阶梯定价更多承担社会调节功能
“日元先生”:勿蹈日本泡沫覆辙
榊原英资 五味广文 王涌
升值的同时,必须建立依靠内需实现经济增长的良性经济结构。很遗憾,日本当年没有这样做
加快重点领域改革 推进中国经济转型
高尚全
“十二五”规划推进以转变发展方式为主线的全方位改革,涉及许多重大利益关系的调整,必须强化改革协调,建立高层次的改革组织领导和协调机制
转变发展方式从哪里入手
吴敬琏
抓住全球经济再平衡的战略机遇期
李扬
美国经济复苏乏力,固然反映出其危机深重,积重难返,也体现出其调整国内经济结构的艰苦努力。我们绝不可因自己仍保持着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率而盲目乐观。中国要抓住全球经济格局转变的战略机遇,必须痛下决心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政事与法治Law & Politics
政治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王长江
改革是快是慢,并不取决于主观愿望和评价,而取决于改革进程是否快于问题的积累。从这个角度可以说,改革正在与危机赛跑
“拆迁变法”需要推进系统改革
沈岿
一项违宪性、违法性已无任何争议的制度,为何历经数年难以改革?原因在于,当此旧制度深陷系统性困境时,简单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方法已难见其效
地球The Planet
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仅仅靠自愿是不够的
蒋洪强
环保部和中国证监会应尽快共同制定出台《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惟有如此才能真正避免高污染上市公司因环境污染事件给投资者带来的资本风险
“让绿色税收早些到来吧”
《中国改革》 记者 李虎军 李昕
各国业已采取的促进绿色增长的措施,有些反而增加了对环境的压力。而绿色税收可以合理地增加政府收入,在激励技术创新方面也比直接财政补贴更为有效
中外International
专题 汇率制度变革时代
日本:竞争性货币贬值有理
高桥洋一
美国的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有其合理性,“各国采取最适合的政策,整体全球经济就会好转”
香港:联汇制,你何时离开
叶翔
在大的世界经济发展格局、人民币与美元的发展格局已经看清楚后,取消钉住美元的联汇制就不应该再等待。已经没有最佳的时机,只有更差的时机
俄罗斯:不为卢布贬值,只为减少干预
王宇
目前全球各种货币竞相贬值不是俄罗斯中央银行改变卢布汇率政策的原因,与此相反,更加灵活的汇率政策需要中央银行减少对外汇市场的干预
为什么说人民币被高估了
Jeff Lu
中国M2和GDP增长之差为42%,而美国为19%,人民币是不是应该相对于美元贬值23%?
东北亚危机呼唤制度化安排
杨伯江
今年以来的东北亚安全“乱局”,不利于“冷战”结束后本地区形成的商业利益向战略互信的自然传导
在澳投资要入乡随俗
《中国改革》 记者 赵剑飞
中国企业海外投资不得不交学费,但是“不走就更没有出路”,关键是吃一堑、长一智,从端正心态做起,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和积累
财新圆桌Caixin Roundtable
通胀有多远?
时间:2010年11月5日
地点:北京国贸大酒店
参与人:沈明高、高善文、乔虹、
李新新、叶翔、诸建芳
主持人: 叶伟强
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
政府干预与劳动者利益
王一江
夯实工资集体协商之路
郑桥
劳动关系调整的方式,亟需上下有效衔接,其最佳衔接途径就是产业级别的集体合同制度
城镇化与土地制度改革
赵阳
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与农民依法承包的土地一样,都是农民集体所有,是农民的财产。只要符合用途管制和规划,纳入年度土地利用规划,就应该与国有建设用地享有同等的权利
构建住房“第三轨”
黄小虎
中国应发展“住宅合作社”,多渠道解决城市居民的住房问题
新文化Culture
农村改革逸事
吴镕
现代新闻史上的“南方流派”
罗韬
“南方流派”相对于“北方流派”而言,实更近于现代报纸的“正宗”。但在党内,由于其“白区”背景,反又呈现为另一种“在野”
权力下的“恶之花”
成庆
假如极权也可以让艺术绽开“恶之花”,那么用艺术和文学去对抗极权,是否意味着,我们选错了武器?
美国革命与代表权的荣耀
程映虹
美国革命前的这个宪制争议,实际上是美国革命之合法性的最终根源

财新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ICP备:浙B2-20100304 | 浙新办许可证编号 0093 | 公安备案编号:1101050347
Copyright 财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财新传媒

关于我们|加入我们|意见与反馈|提供新闻线索|财新国际奖学金|联系我们|广告合作|友情链接|网站地图